• 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晋城市新闻传媒集团主办
    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
    首页 >> 情感倾诉

    【岁月唱盘】母亲的爱

    2020年12月03日 14:57:00 来源:太行日报

      ◇沈乔生

      母亲是一个有性格的人,她认准的事情,就一定要做,无论有多难,都无法阻止她。她曾经对我们说,年轻的时候她就有梦想,那梦蒙着玫瑰色,随着风飘飘忽忽,将来她要生很多小孩,让他们干各种各样的事。果然,她生个没完,一个接一个,每隔两岁一个,总共七个孩子,都蓬蓬勃勃成长起来了。七个孩子也真干各种各样的事,搞科研、做生意、跳舞、写作、当官、做会计,品类齐全,都合了她少女时候的梦。

      我们家是新中国成立后,从海外回来的。父亲做棉布、百货等生意,我们子女的家庭出身就是资本家,母亲是医生。

      母亲是苏州人,自小就随她的母亲到上海。谁能说苏州人都是软绵绵的呢?人们一般以为,苏州话呢喃带腻,苏州人的性格也是这样,这实在是一个错误。苏州固然广有小巷人家,有玲珑剔透的楼台亭阁,但同时它又是一个有个性的城市,历史上的金圣叹、六烈士就是它倔强的风骨。女子的肌肤是柔弱的,但撑起肌肤的骨头是坚硬的。

      那时候,食物非常紧缺,一点点菠菜都要营养证,小孩子喊吃不饱。母亲是医生,她知道我们小孩在发育期,需要营养。到了星期天,天还没亮,她就起床,有时喝一口稀粥,有时空着肚子,就顶着稀疏的星光出发了。她是到上海的郊区去,到有河水的小镇去,替我们采购食物。

      此时,我的眼前浮起母亲当年的形象,她的脸是灰白的,脸上有细碎的淡淡的皱纹,像一张隐约的网,网住了她脸上的表情。由于疲劳和睡眠不足,她的眼眶有些下陷,但眼里却透出一种寻求食物的热烈的光亮。我甚至把她想象成一个地下工作者,她的工作同获取情报一样紧张而重要。

      因为是休息天,我们小孩都起得晚,等我们从被子里钻出来,母亲已经往返几十里,赶回家了。而她的菜篮子里早已装满了食物。这一天就将是兴奋的一天,当炉子上飘出肉的香味时,我们叽叽喳喳的,家中像有一群欢乐的小鸟。吃饭的时候,她给每个孩子夹肉夹菜,自己至多喝一点汤。

      母亲自小相信读书,她认为书读好了,就有本事,就能在社会上站住脚。她曾经和我说起,从台湾转道香港回内地后,她就劝父亲开医院,如果父亲听了她的,那就不算资本家,家里也不会遭这么大的难了。但是父亲不懂医学,所以没有听她的,还是做生意。她每次谈起这些时,似有无限的惋惜。

      母亲对我们孩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两个哥哥她自小抓得很紧,后来都成了复旦的高材生。姐姐五岁起,就被送去学舞蹈了,是个白俄老师,住在南昌路上的南昌大楼,这个白俄老师特别严厉,姿势稍不到位,就用尺子狠狠地打小孩裸露的腿,红一道青一道,姐姐哭着不肯去。母亲的眼睛也湿了,但她还是硬着心肠,把姐姐送去。

      轮到我,因为外公是苏州的一个画师,所以母亲教我学毛笔字,让我学柳公权,最早临的是《玄秘塔》。但我那时是个皮大王,放学了,从来不回家,和同学玩官兵捉强盗,打弹子,斗香烟牌子,玩得天昏地暗,回家时天黑了,书包却不知扔到哪里去了,第二天到学???,还在双杠上挂着。这种状态怎么可能学好毛笔字?但母亲不放过我,逼我坐到灯下。她已经上班一天,非常累了,还是陪在边上,看我一个字一个字写。我已经上眼皮粘下眼皮,母亲也已哈欠连天了,但仍坐在边上,说,今天你不写完两张,你不要睡觉,我也陪你不睡觉。这印象很难忘记。也幸亏是母亲逼我,打了基础,后来我才可能在书法上有所长进。

      而我的小妹妹则是从小学钢琴。我们家住在1号,许多年后还有人跟我说,一走进弄堂,就能听到叮叮咚咚的钢琴声,老好听的。

      我们家四个男孩,可能是大哥传下来的,都喜欢玩蟋蟀。到了秋天,我们家就会响起蟋蟀的一阵一阵吟唱。那时,弟兄几个玩蟋蟀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

      母亲来干预了,她认为我们是玩物丧志,不许我们玩。但我们阳奉阴违,看母亲快回家了,赶快正襟危坐,拿出功课来做。等母亲一出门,我们很快就捧出各种蟋蟀盆,有龙盆、天落盖、和尚盆、高脚盆等,又让蟋蟀厮杀了。

      母亲很快察觉了,趁我们上学去,她不声不响,把所有的蟋蟀盆都搜了出来,不管藏在什么隐蔽的角落,都给她搜到了。等我们放学回来,面前放着一沓沓瓦盆,都是母亲的“战利品”。

      我们面面相觑,不知说什么好。母亲举起一个盆,狠狠地摔在地上,啊,我心中一声喊。我看见大哥的玉龙从碎瓦中爬出来,跛着一条腿往前爬。母亲又抓起一个盆,重重地往地上摔去。大哥痛苦地闭上眼睛,母亲的脸色是那么严厉,我们哪个都不敢违抗,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所有的盆摔成碎片。我们的蟋蟀王国就此断送了。

      过了一年,我家的晒台上搭出了一个棚子,传出咕咕的声音,我走近了看,里面是十来只白的灰的鸽子,哦,大哥养鸽子了。

      然而,爸爸和妈妈在屋里对话。妈妈说,不行,不行,不能让他把精力都用在鸽子上,他马上要考大学了,学习要紧。爸爸的声音很含糊。妈妈尖声说,这个时候,你还放任他,不行,一定不行!

      那一天终于到来,大哥放学回家,忽然听到阳台上有动静,他来不及放下书包,就蹿上楼梯。母亲在阳台上,正举着一把柴刀,一下一下,重重地劈在鸽棚上,此刻她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,漂亮的鸽棚成了一堆碎木片。大哥绝望地叫了一声,在晒台乱蹦乱跳,拼命跺脚,似乎不想活了。母亲扔掉了柴刀,抱住了他的脑袋,嘴里喊:“儿啊,儿啊……”

      今天我想,大哥后来能够读书很好,我们家的孩子到了社会上,做事都比较专心,大概同鸽子事件有一定关系吧。

      大约是几年前,母亲忽然问我,能不能替她写点资料,是有关抗战的。我知道又是关于她当年为抗战演戏募捐的事,随口答应了。于是,她极为认真地讲起往事……然后带点羞涩地问我,能不能把这些写出来?

      我知道,她自认为这是她一生中的亮点。

    太行日报微信 晋城新闻网app
    【打印】 [ 责任编辑: 田原 ]
    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《太行日报》、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和晋城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、视频)独家授权晋城新闻网发布,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,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,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!

    凡本网未注明"来源:晋城新闻网、《太行日报》、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晋城新闻网咨询电话:0356-2213867。

    我要评论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|

    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联系电话:0356-2025100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    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    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21 (署)网出证(晋)字第006号 晋ICP备 19008049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     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

    下水道的美人鱼 四虎影视免费永久在线观看| 青青河边草免费观看2019| 灵异影院| 高h强制调教震动教室| 侵犯强奷高清无码|